<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新四改編,好男不吃分家飯_關于粟裕的故事

        新四改編,好男不吃分家飯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新四改編,好男不吃分家飯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1年元旦過后,華中總指揮部通知粟裕、管文蔚、葉飛和陳丕顯等人前往鹽城參加會議,討論組織華中機動突擊兵團和蘇北各部隊主力統一整編問題。粟裕等人得訊后立即趕往鹽城。

        到鹽城后,粟裕即與陳毅會面。八路軍蘇魯豫支隊的宋維栻也在場。粟裕和陳毅已有兩個月沒見面了。

        當時新四軍部正奉命北移,已于1月4日離開云嶺北移,按計劃應該在當月到達鹽城。談到軍部北移之事,陳毅面色沉重:“兇多吉少!”陳毅把軍部行軍路線告訴了粟裕,粟裕大驚,連聲說:“糟了糟了!”他預感軍部將會遭遇國民黨軍的襲擊。

        1940年底對新四軍軍部來說是多事之秋。10月,軍部受日軍“掃蕩”。當時日軍調集了第十五師團、第十七師團和第一一六師團等各一部兵力共1萬余人,在空軍配合下進犯皖南,皖南國民黨守軍一觸即退,使得其中一路日軍直撲軍部所在地云嶺。軍長葉挺親自率領部隊阻擊進犯的日軍。經過一星期的戰斗,斃傷日軍1000余人,成功將敵擊退。10月19日,國民黨政府以參謀總長何應欽、白崇禧的名義強令華中以及長江以南的八路軍、新四軍在一個月以內撤到黃河以北地區。為了顧全大局、團結抗日,葉挺、項英等奉中央軍委命令率軍部及直屬隊9000余人北移。最初軍部打算走繁昌、銅陵北渡長江,但很快被國民黨方面得知,他們在《前線日報》和電臺公開了新四軍軍部要北上抗日的消息,并在繁昌、銅陵沿江地區張貼“歡送新四軍渡江”的標語。日軍得到情報后立即封鎖長江,把所有大小渡口的船只全部燒毀。在這種情況下,軍部只得于1月4日向南繞道茂林、三溪、旌德,沿天目山之寧國、郎溪,到溧陽待機北渡。現在蔣介石調集大軍部署在軍部必經之路上,在粟裕看來就是圖謀不軌。(www.toyotajt.cn)

        粟裕一向認為云嶺不是軍部久待之地,一直主張軍部遷出皖南云嶺,和陳毅多次發報給中共中央和軍部建議軍部轉移,但一直未能實現。現在情況危急,只能聽天由命。萬一頑軍進攻,軍部免不了廝殺一場,殺出一條血路方得求生。

        不出粟裕與陳毅所料,1月7日,當軍部北移至太平、涇縣間的茂林時遭到顧祝同部第三十二集團軍7個師8萬余人的圍攻,處境十分險惡。當時軍部與中原局聯系未斷,但在鹽城的劉少奇和陳毅直到1月9日才得到葉挺和饒漱石的電報:“今日晨北進,又受包圍,現在集全力與敵激戰,擬今晚分批突圍北進。項英、國平□□□□于今晨率小部武裝上呈而去,行方不明。我為全體安全計,決維持到底。”

        “皖南事變”發生時,粟裕和管文蔚、葉飛、陳丕顯及當時新四軍其他各部領導在鹽城南門附近的文廟參加總指揮部召開的會議。劉少奇表情非常嚴肅,用極沉痛而又悲憤的聲調宣布:“同志們,軍部在茂林地區被頑四十師、新七師、五十二師、一○八師,一四四、七十師共7個師包圍!戰斗正在激烈進行,我軍傷亡慘重!”

        正在開會的人無不感到無比驚駭。霎時間,群情激憤,現場喊打之聲如雷震天。連一些平素比較堅強、身經百戰的老將,此刻也禁不住默默地流淚。許多人請求帶兵開赴皖南,與顧祝同一戰……

        陳毅說:“我們回電要他們全力突圍走蘇南,已命令蘇南的新二支隊接應。”

        粟裕心頭涌起強烈的悲憤卻又無可奈何,現在他和主力都在蘇北,鞭長莫及,想幫也難,實在無力護衛軍部。

        打響“皖南事變”反擊國民黨頑軍第一槍的是粟裕原二支隊黃火星的三團,主要由福建籍的指戰員組成,是紅軍三年游擊戰時期保存下來的骨干。三團在丕嶺紙棚村遭受頑四十師攔阻,當下堅決反擊,將進攻的四十師打退,后受頑軍優勢火力的攔阻,損失慘重。

        “皖南事變”發生時日軍正將原駐防鎮江地區的獨立第十二混成旅團調到蘇中沿江和運河沿線,又加緊引誘泰州地區的國民黨蘇魯皖游擊總指揮部副總指揮李長江率部投降。日軍準備李部投降后,立即大舉進攻海安、東臺、鹽城等地,殲滅新四軍軍部和新四軍蘇北主力。

        此時的日軍興奮異常,加緊向華中各根據地“掃蕩”。1月11日,3000多日軍占領黃橋,下午又派出16架轟炸機轟炸鹽城。鹽城上空頓時防空警報大作。

        當時粟裕正在鹽城中學參加會議,聽到防空警報后,他和與會人員陳丕顯、葉飛及張鼎丞、彭雪楓、黃克誠、羅炳輝、譚震林等人迅速散開。這些人身經百戰,都忙而不亂。抗大分校的學生有的隱蔽在校園內,有的轉移到舊城墻腳下的防空壕里。轟炸機飛得很低,低到可以看清座艙里飛行員的臉。日軍飛機連續不斷扔炸彈,輪番俯沖掃射,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粟裕隱藏在校園內,看著肆無忌憚、如入無人之境的鬼子轟炸機苦笑:城里和鄉下區別很大,將總指揮部建立在鹽城這樣一個縣城肯定有好處,但抗日戰爭是長期的、殘酷的。在敵強我弱、又完全沒有制空權的情況下,走農村包圍城市,堅持游擊戰爭的道路才是不敗的真理。以前新四軍、八路軍隱藏在農村里,日軍的飛機大炮全無用武之地。現在好了,他們全可以用上了。

        鹽城中學被炸塌了幾幢房子,總指揮部所在地文廟也被炸多處。劉少奇、陳毅當時都在文廟焦急等待著皖南和延安的電報,沒來得及做隱蔽,被炸彈掀起的泥土濺了一身,幸無大礙。有一名炊事員被彈片擊中犧牲,房屋也有損壞。西門登瀛橋附近的民船,被炸彈炸毀數艘,死傷百姓十余人。

        12日,粟裕參加總指揮部在鹽城郊區倉頭召開的旅長以上的干部會議。此時軍部已經被圍困幾個晝夜了,彈盡糧絕,面臨全軍覆沒的危險。劉少奇和陳毅決定將主力分為南、北兩線展開。北線由八路軍張愛萍、梁興初率部對付由山東南下的反共軍,南線重建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由粟裕率領回駐東臺以應付南線嚴重局勢。當天劉少奇和陳毅致電中共中央,建議由八路軍山東部隊準備包圍沈鴻烈部,新四軍蘇北部隊準備包圍韓德勤部,與國民黨談判作為交換條件解除軍部的壓力。電報發出后,粟裕等人焦急地等待中共中央的回音。

        第二天,陳毅在會上宣布:“中央已同意我們的意見,限十天內準備完畢,待命攻擊。”

        那時消息很多,中共中央以朱德、彭德懷、葉挺、項英等八路軍、新四軍將領之名發表通電抗議國民黨的反共罪行:“我八路軍新四軍前受日軍之‘掃蕩’,后受國軍之攻擊,奉命移防者則遇聚殲,努力抗戰者則被屠殺,是而可忍,孰不可忍!”堅決要求國民黨中央“力解皖南大軍之包圍,開放(葉)挺等北上之道路,撤退華中之剿共軍,平毀西北之封鎖線,停止全國之屠殺,制止黑暗之反動,以挽危局,以全國命”。文化界著名人士鄒韜奮為了表示對國民黨的抗議,發表了向國民參政會的辭職電。在香港的宋慶齡、何香凝、柳亞子等,也致電蔣介石及國民黨中央,要求“撤銷剿共部署,解決聯共方案;發展各種抗日實力,保障各種抗日黨派”。

        此時皖南電訊突然中斷,軍部下落不明,與會者無不萬分焦急,焦急化為怒火。

        這時劉少奇和陳毅分外冷靜。

        1月14日,毛澤東、朱德、王稼祥致電八路軍、新四軍各將領,宣布“中央決定在政治上軍事上迅即準備作全面大反攻,救援新四軍,粉碎反共高潮”,要求蘇北、山東我軍待命消滅韓德勤、沈鴻烈部,要求華北我軍提前準備機動部隊對付嚴重事變,同時向國民黨提出了嚴重抗議。外敵未除,大規模內戰一觸即發。

        從15日收到的情報得知,皖南軍部及直屬隊9000余人,除傅秋濤、江渭清等同志率2000人突圍外,其余大部分壯烈犧牲或被俘。葉挺軍長在奉命與國民黨談判時被扣;副軍長項英、副參謀長周子昆突圍后慘遭叛徒殺害;軍政治部主任袁國平突圍時負重傷,含恨自盡。

        消息傳開,許多人聽了失聲痛哭,會場秩序幾乎不能控制。

        陳毅不停地大聲喊:“冷靜!要冷靜!聽候中央指示!”

        劉少奇是中央代表,在他看來,日軍入侵,大敵當前,國共兩黨理應槍口一致對外。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一旦國共兩黨再度開戰,自相殘殺,只會給日本以可乘之機,加速中國的滅亡。再說不顧民族大義,同室操戈,制造皖南暴行的只是國民黨內部的頑固派,與其跟國民黨全面開戰,還不如將國民黨政府與國民黨頑固派區分開來,以爭取多數,孤立少數,避免統一戰線的分裂。同時在政治上爭取主動,開展大反擊,爭取民主黨派、進步人士及全國人民的同情與支持,收聚民心民氣。

        他一面教育華中黨和軍隊的干部要“沉著、堅定、勇敢”,“遵守黨的紀律,等候中央命令”,不要提“打倒頑固派”的口號;一面向黨中央指出現在軍部已被消滅,交換條件不存在了,目前進攻沈、韓兩部沒有必要,提議“以在全國主要的實行政治上全面大反攻,但在軍事上除個別地區外,以暫時不實行反攻為妥”。

        從中共中央與新四軍來往的電文可知,中央得到劉少奇電報后仍打算在軍事上實行大反攻,但后來根據多方情報還是做出了調整,改政治上、軍事上全面反攻為政治上全面反攻、軍事上取守勢的斗爭策略,避免了國共兩黨更大規模的內戰和全面分裂。

        16日,華中總指揮部召開干部大會,劉少奇宣布:總指揮部已向黨中央報告了目前華中工作的部署,準備在鹽城以蘇北指揮部為基礎重建新四軍新軍部,由陳毅同志任代理軍長。戰略區成立師建制,下轄旅、團。新四軍全軍9萬多人編為7個師。粟裕任第一師師長,下轄蘇北指揮部所屬部隊,改縱隊為旅,轄葉飛、王必成、陶勇三個旅。留在蘇南的廖海濤部編為第六師,譚震林任師長。

        17日,蔣介石在重慶發表通令和談話:“……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自上月以來,在江南地區集中全軍,擾亂戰局,陰謀不軌。本月自涇縣向南移,竟于四日膽敢明目進攻我前方抗日軍隊陣地,危害民族,為敵作倀,喪心病狂莫此為甚。我前方被襲各部隊,對此不測之叛變,若不忍痛還擊,不僅前線各軍之將士無心自衛,而且整個抗戰之國策,亦被其破壞無余。瞻望前途,痛憤不已。為應付危急,伸張綱紀,不得不為緊急處置……新編第四軍抗命叛變,劣跡昭彰,若不嚴行懲處,何以完成國民之使命,著新編第四軍番號立即撤銷,該軍軍長革職,交軍法審判,依法懲處。” 蔣介石的話在鹽城除了激起正義者的憤怒之外別無用處。

        劉少奇和陳毅將總指揮部陸續由文廟遷至鹽城南郊的熊氏宗祠,開始代行軍部職責,履行抗日的神圣使命。那時軍部已得到李長江將要投降日軍的情報,劉少奇和陳毅任命粟裕為總指揮,率軍討伐。

        粟裕臨走時,已升任代軍長的陳毅親自到他的住處送行。

        蘇北指揮部機關的干部絕大部分分配到新四軍軍部,分配到第一師機關干部只有包括粟裕在內的24人。有政治部主任鐘期光,機要員楚青,作戰科長吳肅,科內有毛瑞有、張宗仁、秦叔瑾;偵察科馮伯華,通訊科李景瑞,管理科有劉德勝、王家興等人。

        陳毅問粟裕:“怎么樣,人太少了吧?”

        粟裕爽朗地回答:“好男不吃分家飯嘛!軍長放心,哪里有群眾,哪里有敵人,哪里就有我們的發展。”

        陳毅聽了很高興,連說:“好!好!”

        當下粟裕離開鹽城,返回東臺。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