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收取邵伯,圍三闕一滅殘敵_關于粟裕的故事

        收取邵伯,圍三闕一滅殘敵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收取邵伯,圍三闕一滅殘敵_關于粟裕的故事

        粟裕、葉飛南下后,蘇中區由管文蔚、陳丕顯、張藩、吉洛領導,蘇中軍區在反攻前組建了3個旅17個團。大反攻后,蘇中軍區部隊向軍區附近的日獨立第九十旅團、偽孫良成、陳泰運等部發動猛烈進攻,殲滅日偽軍4萬余人,連克揚中、靖江、啟東、東臺、興化、寶應、泰興、如皋、海門、鹽城諸城,使蘇中、蘇北連成一片,為粟裕率部北撤提供了較大的根據地。

        粟裕過長江后在黃橋與陳丕顯、管文蔚會師,接著率領北撤部隊從黃橋轉移到東臺地區集結待命,自己帶領少數參謀和警衛人員坐汽艇前往華中局駐地——淮安。

        粟裕到淮安后,新四軍重新整編。時陳毅從延安回來任新四軍長兼山東野戰軍司令,蘇浙軍區第四縱隊和浙東縱隊北上編入山東野戰軍。原蘇浙軍區王必成的一縱、陶勇的三縱與蘇中部隊、淮北部隊編為華中野戰軍,其序列分別為六、八、七、九縱隊,各縱規模為1萬人左右,下轄4 ~ 5個團,粟裕任野戰軍司令。

        日本政府簽署投降書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從總體上說是結束了。然而,國民黨政府不許日軍向八路軍、新四軍投降,所以在揚(州)泰(州)線和運河線,仍有部分城鎮為日偽軍所控制。盤踞高郵的日軍是其中最為囂張的一部。(www.toyotajt.cn)

        粟裕先禮后兵,派人給高郵守敵送去最后通牒。但日偽拒絕繳械投降,高郵的日軍還說:“要繳槍繳給蔣委員長,他是代表中國的正式政府,你們新四軍沒有資格受降。”還揚言:“奉命收復失地,北攻寶應。”

        華中野戰軍整編就緒后,為除后患,粟裕于1945年12月3日向華中分局、軍部、華東局、中央軍委建議:集中華中野戰軍主力第六、七、八縱隊,組織進行高(郵)邵(伯)戰役聚殲該地拒降之敵。同時建議在高邵戰役后會同山東野戰軍舉行隴海路戰役,將華中與山東兩個戰略區連成一片。

        這一建議雖然最后被采納,但過程一波三折。

        粟裕提出建議后,華中局為貫徹中央避免內戰的意圖否定了粟裕的提議。

        粟裕接電后仔細分析既暫停津浦路作戰,可乘主力集結舉行高邵戰役。理由是作戰區域非敵交通要道,而是解放區腹地;日偽拒不繳械投降,解放軍攻城殲敵師出有名,名正言順。

        軍部接到電報后回電同意第七、第八兩個縱隊先打高郵、邵伯,王必成的第六縱隊留淮海地區待機。不料到了12月15日,軍部又令七、八兩個縱隊北返津浦路。時國民黨軍第二十五軍先頭部隊已近高郵、邵伯地區,若與日偽聯合,必將進攻兩淮地區。粟裕親擬長達千言的電文闡明發動高邵戰役的必要性。最后,軍部收回成命,同意粟裕舉行高邵戰役。

        粟裕接到電報后立即召集七縱的吉洛、張藩、盧勝、杜屏,八縱陶勇、阮英平、彭德清及華中地方部隊領導召開作戰會議。

        他說:“軍部已同意我們攻打高郵、邵伯的作戰方案,通知各參戰部隊,立即向預定地區推進,務必于12月19日白天完成一切戰斗準備!”

        七縱、八縱受領任務后,由淮陰、淮安地區迅速南下,進至高郵、邵伯地域集結,準備向日軍發起最后一戰。

        粟裕和華中軍區司令張鼎丞、參謀長劉先勝離開淮安前往高郵城東南的十里尖村莊下達作戰令,并做作戰動員。隨后張鼎丞親臨八縱指揮,粟裕則帶參謀和警衛員到達邵伯前線。

        七縱領導吉洛、張藩、盧勝、杜屏的指揮所設在離邵伯鎮只有幾里路的一個小村莊里。粟裕到后,用望遠鏡看了看邵伯鎮。

        邵伯居運河要沖,扼江淮咽喉,京杭運河溝通南北,地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歷史記載太平軍曾經三次攻占揚州,但始終沒有徹底占領邵伯,就是因為地形險要的原因。日軍松井師團天谷部隊一部于1937年12月19日占領邵伯鎮,在此設立據點。

        邵伯之敵有日軍左田中隊160多人,偽軍趙軍山一個團500多人、張天時一個團400多人,偽警察200多人。在邵伯鎮外偽軍設有崗哨5處:水路道口有南擺渡,陸路道口有奶奶廟橋、北板廠、六閘子和南圈門,鎮內駐有部分偽軍及警察、商團。其兵力大部分龜縮在萬壽宮和河西導淮據點。張天時及趙軍山一部分軍隊已聞風潛逃,但其余日偽軍仍十分頑固,企圖負隅頑抗。

        當晚7點整,吉洛司令員一聲令下,首先端掉了邵伯鎮外圍的五處崗樓,接著,部隊從陸路迅速從南圈門進入邵伯鎮內。當部隊行進到中大街偽警察署附近時,遇到鐵絲網阻擋,戰士們用手榴彈炸破鐵絲網繼續前進。在我軍的猛攻下,偽警察、商團走投無路,紛紛繳械投降,部分頑抗者當即被殲。與此同時,地方區隊約一個連由南擺渡從鎮北進鎮,封鎖了日偽據點,截斷了導淮對外交通,擺開了進攻河西導淮、圍困萬壽宮日偽據點的陣勢。

        導淮據點在河西船閘附近。這里四面環水,以前駐扎過日本海軍,建有堅固的防御工事。沿東河岸筑了兩米多高、半圓形的土圍子,另筑有許多土堡;南首有50多米長的土壩與鎮內鐵牛灣相連,壩口筑有鋼筋水泥碉堡,碉堡外布有鐵絲網。據點內新接防的偽軍600多人,由一個姓米的團長率領,還有從萬壽宮過來增援的一個班日軍。日、偽軍自知實力不足,防守有困難,但仍然作困獸之斗。

        20日上午,七縱對敵展開政治攻勢。他們先將駐鎮內的偽軍軍官的家屬集中到一起訓話,然后放入導淮據點勸降。在政治攻勢的同時,攻城部隊將導淮據點對河鐵牛灣一帶居民、商店房屋的墻壁打通,運進火炮裝備,并將炮口對準敵碉堡。

        中午,吉洛在喊話勸降未見成效的情況下下達了總攻命令。頓時,大炮轟鳴、槍聲大作,子彈在空中吱吱作響,戰斗打得十分激烈。

        戰斗中,壩口碉堡火力點成為進攻的主要障礙。用迫擊炮射擊未能奏效,接著用五六輛“土坦克”掩護后面的戰士向前沖鋒,嘗試多次,仍不能攻破敵碉堡。這時四名共產黨員挺身而出,他們身束手榴彈匍匐過壩,進行強攻。四位勇士冒著彈雨挨近了碉堡,將手榴彈投進射擊孔,炸毀碉堡。之后,司號員吹起了嘹亮的沖鋒號,戰士們越過陣地突進導淮據點。偽軍無法阻擋,開始潰退。午后2點左右,七縱攻堅部隊攻克導淮據點,生俘偽軍500多人。

        導淮樓據點被攻克后,負責進攻日軍的周建平五十五團將日軍守衛的萬壽宮包圍,并立即在主要道口修筑工事、挖好掩體。

        正在指揮部關注著戰場形勢的粟裕聞訊迅速把大衣一夾,帶著參謀人員、警衛員進入邵伯鎮,一口氣跑到五十五團臨時指揮所直接指揮這個團進攻日軍。

        五十五團臨時指揮所設在邵伯愛群醫院樓上。周建平團長向粟裕報告情況后還沒來得及多談,從左邊中學校園內射來一陣冷槍,子彈從警衛員丁震、茅志峰、陸泗義之間穿過,打在粟裕身后的墻上“砰砰”作響。粟裕當即命令周團長速派一個排去搜索打冷槍的殘敵。這個排的戰士迅速動作,很快就肅清了殘敵。

        從臨時指揮所看下去,萬壽宮盡收眼底。

        萬壽宮過去是江西會館,后改為輪船站,地勢險要,據點內駐日軍100多人。萬壽宮前為一廣場,出口處南北兩端筑了崗樓,下有壕溝通到正面地堡。五十五團戰士正在主要道口用門板、棉被為掩體,做圍攻準備;敵工部則在展開政治攻勢,一名敵工部的成員正在用日語對萬壽宮的日軍喊話勸降。

        喊話的叫李炳(又叫李平)。李炳是蘇中軍區日本人民反戰同盟支部部長濱中政志的化名。

        濱中政志是在1938年被粟裕的二支隊俘獲的。當時二支隊一部伏擊從鎮江開出的日軍車隊,打得日軍死的死、傷的傷,濱中也被嚴重炸傷,完全失去知覺,被日軍拋棄在戰場上。二支隊的戰士把他搶救下來,進行教育感化,濱中政志后來成為反戰同盟中堅定的一員。他經典的一出是在1942年中秋節帶著十八旅五十二團一個戰斗分隊化裝成日軍奇襲宜陵鎮。當時濱中充分利用熟悉日軍軍規、禮節和可用日語對話的條件,一舉擊斃日軍小隊長等數人,繳獲機槍1挺,步槍20余支。戰斗分隊無一傷亡,安然返回。

        李炳用日語喊話,大意是:日本已經戰敗投降,日軍士兵不要做無謂的犧牲,你們的父母、兄弟都盼望你們早日平安回家……不要聽信長官的欺騙,新四軍是仁義之師,對放下武器的日軍弟兄是不殺、不打、不罵,并承諾保證遣返他們回國。

        但這批日軍很頑固,借口等待上級命令,拒不繳械。在勸降無果的情況下,粟裕即令周建平發動攻擊。

        進攻是在22日早晨發起的。先是猛烈炮火轟擊,炮彈出膛發出的尖銳的聲音和爆炸所發出的鈍響震耳欲聾。廣場兩端崗樓被摧毀,日軍20余人被殲,余部從壕溝退縮到地堡。由于地堡的機槍口緊貼地面,進攻部隊的機槍射不進,小炮彈也轟不掉。

        炮擊過后,周建平下令發起強攻。36名戰士用4挺輕機槍開道,其余手執手榴彈、大刀向日軍陣地。但強攻未果,36名戰士只剩下4名戰士生還。

        戰勢慘烈,粟裕看得兩眼流血,鋼牙緊咬。當即改變打法,讓周建平采取“圍三闕一”的戰法,集中火力、兵力,從北、東、西三面進攻,誘使日軍離開工事向南突圍。

        周建平按粟裕的指示調整部署,從北、東、西方向猛攻萬壽宮,同時抽出兵力前往鎮南公路開闊處設伏。

        天黑以后,日軍殘部開始突圍。他們將帶不走的輜重武器有的折斷,有的燒毀,有的投到河里。人人腳上綁了軟布,兩人一組,前面的日軍手持槍支、大刀,后面的把輕機槍擱到前面日軍肩頭,悄然向南逃竄。

        戰斗進行間,粟裕一直在臨時指揮所觀察著日軍的動向。這批日軍逃跑時就從粟裕臨時指揮所的門外經過。當日軍你爭我搶奪路而逃時,粟裕帶領的參謀人員和警衛班正荷槍實彈把守門內,不動聲色,嚴陣以待。

        逃跑的日軍對此毫無察覺,一見出萬壽宮異常順利,心頭正高興,卻不知新四軍戰士就躲在他們經過的那扇門后。

        日軍士兵的腳上包了布,走起路來聲音很小。夜特別安靜,仍聽得有“沙沙”的聲音和槍械碰擊的輕響。日軍過去一會兒,負責追擊的部隊跟了上去。

        日軍溜得快,一會兒就逃到鎮南公路上,進入開闊的野地里。此時對日軍而言,他們既無險要可憑,也無工事可守。追擊部隊和預伏的堵截部隊迅速出擊。只聽一聲“打呀!”,各種火器一齊爆響。一陣亂槍過后,日軍當即被打死打傷30余人。

        殘敵拼命沿運河經六閘子向仙女廟逃竄,在槃家莊運河段被蘇中地方部隊阻擊,又被打死一些人,只剩下10多名日軍。

        時值寒冬臘月,這部分日軍士兵冒著寒冷跳下河游水逃竄。一名不會游泳的日軍絕望之余當即席地而坐,面朝日本方向,剖腹自殺;一名日軍在槃家莊附近被發現時放棄逃跑,像木偶似的站立不動,待追擊的新四軍戰士靠近向他喊話要他投降時突然出手揮刀亂砍,殺傷新四軍戰士三四人,直到被新四軍戰士開槍擊倒,后送醫院醫治無效死亡;一名日軍在過六閘后經陳行莊西李渡橋時,由于天未亮,路途不熟,過小橋時落水淹死;另有一名日軍逃跑后躲到劉五飯店柜子里,幾天后跑出來要飯吃而被俘。

        通過圍追堵截,一個中隊的日軍只剩7名向南逃至仙女廟國民黨部隊處,其余110余人在戰斗中被擊斃,另有小隊長2人、士兵38人被俘。

        就在邵伯發起進攻的同時,華中野戰軍特務團和七縱其余部隊先后拔除揚泰線日偽據點16處,殲滅偽軍4000多人,切斷了高郵日偽軍南逃之路,并沿邵伯、丁溝之線構成對揚州、泰州國民黨軍的防御,防止國軍接應高郵日偽軍。

        槍聲未息,勝負已定。粟裕與第七縱隊管文蔚、姬鵬飛、張藩、胡炳云進一步研究揚、泰出援之敵可能的動向及采取的相應對策和具體打法。隨后,粟裕率領指揮所人員,星夜趕回高郵前線。

        戰場焦點從邵伯轉向高郵。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