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決戰黃橋,以寡擊眾奪全勝_關于粟裕的故事

        決戰黃橋,以寡擊眾奪全勝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決戰黃橋,以寡擊眾奪全勝_關于粟裕的故事

        10月3日,頑軍八十九軍各部開始向黃橋外圍進攻。王必成二縱兩個營在頑劉漫天一一七師必經的營溪、古溪、加力一線預設了防御陣地,各抗擊一陣后主動后撤到下一個陣地再阻擊;葉飛派出一個營化裝進入敵后,配合地方武裝襲擾敵人,使一一七師與頑孫啟人三十三師拉開約10公里的距離。打了一整天,直到傍晚,頑三十三師才進到黃橋。

        但李守維給韓德勤通電話時還信心滿滿:“陳毅指揮的新四軍就是全部在黃橋也不過五六千人,他們彈藥也少,我們比他們多兩倍以上的兵力,打下黃橋是不成問題的。”

        華中的危險態勢引起毛澤東的高度重視,他電告在重慶的周恩來,要周恩來告訴何應欽停止韓(德勤)的行動,否則八路軍黃克誠部將南下阜寧、鹽城支援陳毅。方針是:“韓不攻陳,黃不攻韓;韓若攻陳,黃必攻韓。”

        4日凌晨,三十三師在八十九軍炮兵團的掩護下開始攻擊黃橋東門的防御陣地,前鋒部隊在小焦莊與姜茂生八團接上了火。(www.toyotajt.cn)

        這時,蘇北各種政治勢力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黃橋。保持中立的李明揚和陳泰運派人到戰場附近了解戰況,泰興的日軍探子進到黃橋以西七八公里的石梅觀戰,黃橋周圍漢奸隊伍也在密切注視黃橋動態。在以黃橋為中心的蘇北戰場上,出現了一幕兩方對戰、多方圍觀的奇特局面。

        坐鎮黃橋的粟裕對形勢了然于心,新四軍必須迅速殲敵取勝。一旦黃橋守軍作戰失利,那些圍觀者難保不會趁火打劫。他命令陶勇:第三縱隊以全力阻止敵人進攻,至少要支持到第二天拂曉。

        頑軍三十三師先用大炮猛烈轟擊姜茂生的陣地,然后用小部隊沖鋒,一來試探虛實,二來消耗新四軍的人員和彈藥。到了中午,頑軍認為新四軍已被他們消耗得差不多了,開始以整營整團兵力沖鋒,而且三個團輪番沖鋒。

        經過激烈的爭奪,八團駐守的小焦莊失守,發電廠失守。有些地方,頑軍已突破了鎮邊的河溝,手榴彈都甩到了黃橋的街頭。

        這時蘇北指揮部經濟科長曾若空來向粟裕報告:“黃橋西面發現小股頑軍!”

        粟裕鎮定自若,說:“不要緊,你趕快回去帶人員向這里靠攏,我馬上派一個連去阻擊。”

        就在這時,突然一發炮彈飛到指揮所上面,粟裕叫他們迅速臥倒,并順手把曾若空按倒在地上,警衛員很快用身體掩護粟裕,司號員也用身體掩護曾若空。一瞬間屋子上的瓦片、泥土塌下來,把他們都壓住了。幸好無人受傷。

        戰事緊急,粟裕把指揮所包括炊事員在內的全體人員編成突擊隊,親自帶隊跑步沖往東門。三縱前線指揮所在嚴復興油坊的小樓里,粟裕問陶勇:“守得住嗎?”陶勇回答:“三縱隊在,黃橋就在!”

        此時前方槍聲炮聲響徹云霄,猛烈的炮火將三縱防御工事大部摧毀,戰士們傷亡很大。三十三師一部居然在塵土硝煙中突進了東門。

        粟裕的臉上現出一絲焦慮的神色。如果黃橋失守,他的部隊在完全無預備隊增援的情況下,將無法達到圍殲敵李守維的目的。不僅戰役任務不能完成,幾個縱隊勢將被敵人分割,被迫分散活動,形成打游擊的局面。

        正在這時,有報告說奉命增援的江南部隊一個主力營已到達離黃橋僅10公里的季家市。

        粟裕聞訊振臂高呼:“同志們,江南增援部隊過來了!”

        陶勇將上衣一脫,揮動指揮刀向敵人沖去。張震東和張文碧幾個人也拎著馬刀緊跟其后沖向敵人。八團戰士一看司令員帶頭沖鋒,士氣大振,紛紛躍出工事向敵人反沖鋒,硬將敵人逼退,架起機關槍堵住了東門。

        陳丕顯得知東門危急,帶了一隊民兵來支援陶勇。上小樓,沒看到陶勇,只看到粟裕那里和前沿通話,這時幾顆炮彈連續在附近炸開,震耳欲聾,氣浪把窗玻璃震得“嘎嘎”響,使整座木結構的小樓晃動起來,而粟裕鎮定自若,繼續下達他的作戰命令。

        陳丕顯等他打完電話嚷道:“你怎么跑這里來了?太危險了!快回你的指揮部去!”

        粟裕若無其事,高興地告訴陳丕顯:“老陶脫了上衣,光著膀子沖上去拼刺刀了!……”

        打退敵人對東門的攻擊后,陶勇從望遠鏡中看到由七團一營防守的一個小莊子有部隊正在后退,馬上命令張文碧趕快過去奪回陣地。張文碧一手拎馬刀,一手拎駁殼槍迎著退下的部隊跑過去。當時一營長正一面揮動指揮旗阻止部隊后撤,一面也不由自主隨著部隊向后退。張文碧沖上去,一把奪過指揮旗,厲聲責問一營長:“干什么,想到長江喝水去啊!”一營長還未緩過神來,又被張文碧用指揮旗敲了幾下。張文碧一面敲一面叫一營長跟著他一起沖,一營長立即跟著張文碧沖向敵人。一營已撤退的戰士看到張文碧和營長已帶頭沖向敵人,也都立即回頭向敵人反沖鋒,很快將沖入陣地的敵人消滅,奪回了陣地。

        黃橋守衛戰的勝利,為新四軍實施對第八十九軍的迂回和圍殲贏得了時間,準備了戰場。

        下午1時,三十三師撤至離黃橋二三里的胡家堡、小二房莊一帶休息,準備第二次總攻。從江南趕來增援的四團三營進到黃橋三縱的防區,營長舒雨旺進到鎮內向粟裕報到,粟裕喜出望外。

        頑軍退后時,槍炮聲漸漸稀落,但冷槍冷炮仍不時沉悶地響起,一直沒有停息。利用頑軍休整的機會,黃橋百姓趕緊將大餅等吃的東西和槍彈送往前線。

        4日下午3時,粟裕正在陶勇的指揮所和陶勇、陳丕顯、管文蔚等人分析戰況,偵察員報告翁達獨立第六旅前鋒已抵黃橋以北兩三公里處。

        翁達獨立第六旅是此戰第一個殲滅對象。陳毅和粟裕選擇了翁達旅作為首戰殲滅對象的主要根據,一是拉開“二李”、陳泰運同韓德勤的距離,保證他們繼續保持中立。二是打開韓德勤中路軍的缺口,使新四軍可以實現對韓軍主力的包圍與迂回。三是殲滅翁旅可以嚴重打擊敵軍士氣,并使其他雜牌軍不敢亂動。首戰殲滅翁達旅對戰役的轉變會起決定性影響。

        為了進一步判明情況,把握最有利的出擊時機,粟裕決定到北門親自了解情況。臨行他命令陶勇等人:“你們應以全力阻止敵人對黃橋的突擊,尤其要打破敵人黃昏時的第二次總攻,為求先發制人,以一個團左右的兵力先敵出擊,擊破其黃昏時的總攻。”

        隨后粟裕離開陶勇的指揮所,帶著隨身警衛直奔北門,站到高處觀望。粟裕見北面兩三公里遠的大路上,有許多群眾驚慌地向西南奔跑。粟裕據此判斷:翁達獨立第六旅的先頭部隊確已來到。

        按戰前部署,消滅翁達旅是用“黃鼠狼吃蛇”的辦法,多路向其突擊,將它斬成幾段然后各個包圍,力求首先殲其首腦機關。現在擺在粟裕面前的是選擇什么時候突擊最為有利。

        如果突擊過早,只打到它的先頭部隊,而沒有打到它的要害,頑軍不但可以退縮、避免就殲,而且還會暴露新四軍的部署和意圖;如果打遲了,翁達旅勢必從北打進黃橋,要知道陶勇全力以赴在城東阻擊三十三師,在北門只有一個班,肯定守不住;更嚴重的后果是觀戰各方可能會爭先撲殺過來。

        粟裕計算:翁達旅采用一路行軍縱隊前進,如果兩人之間的距離為一米半,全部三千多人的隊形將是長達四五公里的一路長蛇陣。從黃橋到高橋的路程約七公里半,其先頭部隊抵達黃橋以北兩公里半時,后尾必然已過高橋,完全進入葉飛的伏擊地段,葉飛此時出擊,正好可以將獨立第六旅攔腰斬斷。

        粟裕立即回陶勇的指揮部打電話給在嚴徐莊司令部的陳毅:

        “喂喂,陳司令嗎?”

        “是我。”

        “翁部已靠近黃橋,估計他已全部進入我伏擊圈,后衛部隊也可能已過高橋,請速命葉飛出擊!”

        “我馬上告訴葉飛。”

        粟裕把電話聽筒放下。不到片刻,從遠處傳來猛烈的機槍聲,接著就是連珠炮似的手榴彈爆炸聲,夾雜著隱隱的喊殺聲……

        葉飛第一縱隊在高橋、周家莊之線如猛虎下山似的沖向頑軍,將其截成數段,打得頑軍亂哄哄地逃竄。三個小時后,翁達旅大部被殲滅,殘余部隊退守高橋西南一帶繼續頑抗。

        戰事告一段落后,陳毅打電話告訴粟裕:“翁達的一字長蛇陣已被我一線截為數段。一小時左右,翁達的旅部已被消滅。接著,其余部隊也先后被解決。”

        掩體指揮所內陶勇、陳丕顯、管文蔚幾個人站在粟裕旁邊,已經從通話中聽出了一些大概,內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

        粟裕愉快地說:“葉飛這一仗打得很好!這下好了,翁達的獨立旅全部解決。葉飛一縱打得及時,打得勇猛。敵人還沒有來得及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做了俘虜,翁達可能捉到了,也可能被打死了。北邊戰事已告一段落。”

        他看著地圖,若有所思:“夜里黃橋東面可能會遭到敵人猛攻。我們一定要守住。守不住,就沒戲唱了。今晚王必成可能拿下分界,現在王必成二縱正急行軍通過李守維部,尚未到達古溪附近地區。我們拖住黃橋之敵,使其不得后撤去對付我二縱的進攻。二縱拿下分界,明天即可向三十三師后方猛攻。那時我們就可前后夾擊,吃三十三師。那時,估計李守維率一一七師也可能到達古溪以西之野屋基一線附近,向黃橋進攻。其時李守維聽到翁旅及三十三師已被我殲滅就不敢再前進。一個可能是迅速逃跑,另一個可能是固守野屋基,向韓德勤求救。李守維與韓德勤來往商量,至少得半天時間。我軍如能在明天下午解決三十三師,則二縱就可不顧一切,迅速把李守維的后路堵住,從背后方向攻擊之。我一縱、三縱即從西側將李守維團團圍住,吃掉它。”

        翁旅被殲后,戰場重點立即轉到黃橋城下及其以東地區。三十三師集中三個團準備向黃橋作第二次猛攻。陶勇按粟裕的指示以一個團兵力先行出擊,以攻為守,打破了敵總攻計劃。

        下午6時,葉飛仍然在高橋附近與獨立第六旅殘部糾纏,而第二縱隊進至八字橋后行動不明。黃橋東面之敵三十三師正在集結,準備于5日拂曉總攻。

        當晚粟裕在黃橋鎮北米巷一幢較大的房子召集指揮員們開會。依據情況,粟裕下達新的作戰命令:一、令第三縱隊于4日晚12時,以兩個團兵力出擊黃橋東面之敵,以打破其拂曉的總攻擊,并配合我突擊兵團夾擊該敵;二、令第一縱隊將圍困于張家莊之頑獨立第六旅殘部交由指揮部特務營負責解決,該縱主力立即全部南下,經何家橋、太平橋向劉家堡、野屋基之敵側后攻擊。

        粟裕對第三縱隊的指揮員說:“你們要很好地做好準備,乘敵人后路混亂時,猛烈出擊,協同兄弟部隊消滅來犯的全部韓頑主力。”

        陶勇站起來宣布:“大出擊時三團從東南方、八團從正東方向一起打出去。”

        八團是一支比較新的部隊,又經過一天的激戰,正愁缺少沖擊力量。所以陶勇把江南增援的舒雨旺營配給八團。

        當下散了會,各指揮員趕回到陣地連夜做出擊的準備工作。12點,三團和八團按計劃出擊黃橋東面的三十三師。

        5日凌晨3點,黃橋以東之西官莊附近槍聲甚密,估計是第二縱隊已經抄襲敵后,但未取得聯絡。粟裕急令第三縱隊已出擊之兩個團迅速猛攻。在第二、三縱隊的勇猛攻擊下,韓頑拂曉總攻又告失敗。

        李守維預感大事不妙,急將第八十九軍大部集結在黃橋東北一線,企圖最后猛撲黃橋或固守待援。到5日8點,他們已被新四軍團團包圍。

        此時粟裕得到情報,韓軍增援部隊約八個團已進至黃橋東北不遠的地方。粟裕原本打算在5日黃昏發起總攻。現在情況發生變化,頑軍增援部隊雖沒有八個團,但兩三個團或有可能。為在其增援部隊到達之前,先解決當面之敵,粟裕決心盡量提前實行總攻。

        這時需要第二縱隊派兵一部向分界方向阻止敵增援部隊,主力迅速向西攻擊。但第二縱隊直接聯系不上,派人去也太遲。

        情急智生,粟裕命令陶勇的三縱以小部隊向黃橋以東之敵佯攻,引起敵人回擊,形成密集槍聲。戰場上,槍聲就是命令,聽到槍聲猛烈,葉飛當即令第一縱隊迅速南下,王必成則令第二縱隊迅速西進,兩個縱隊如猛虎一般直撲進攻黃橋的頑軍。

        粟裕得到第二縱隊插到如黃公路分界一帶,切斷了頑軍歸路的情報時,幽默地對陶勇說:“我們今晚就要消滅韓的嫡系八十九軍軍部和一一七師。你們縱隊趁頑軍混亂時,從黃橋東門及其兩側地區全線出擊,配合第二縱隊聚殲第三十三師,狠狠地打,這樣韓德勤就輸得連褲子也要送進典當鋪子嘍!”

        5日上午11點半,陶勇從守備部隊中抽出力量,把包括炊事員在內的所有人員都組織起來,從黃橋的東門及其兩側地區打了出去,活捉三十三師師長孫啟人。到晚上9點,在王必成和陶勇東西合力突擊下三十三師大部被消滅,少數殘部向東北突圍,與其軍部及第一一七師靠攏,企圖待援或于黃昏后突圍。

        頑第三十三師昨天還在猛攻黃橋,氣焰不可一世,今天卻已是兵無斗志、潰不成軍。師長孫啟人被活捉后說:“不瞞長官,我看過《霸王別姬》的戲,有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我今天嘗到的滋味,比那還要嚴重得多!”

        敵敗局已定后,陳毅回到黃橋鎮上。粟裕和鎮守黃橋幾位黨政負責同志簡單地向陳毅匯報了各自分管工作情況。未幾,葉飛派人報告,說頑八十九軍軍部已被徹底殲滅,軍長李守維下落不明(后李明揚派人向新四軍聯系,在黃橋以北五里的八尺河岸邊從溺死人員的尸體中找到了李守維的尸體,陳毅和粟裕命人將其裝進棺材送往興化)。

        此時敵人大部主力已被解決,整個戰斗可說已初步結束。陳毅和粟裕當即研究追殲頑敵的計劃和部署。然后由粟裕下達如下追擊命令:第一縱隊從西向東往海安進擊。第二縱從南方向海安進擊。第三縱隊繞攻海安東北,截斷海安頑軍向東臺之退路。粟裕強調各部應不顧疲勞,不惜一切犧牲,不重繳獲,而在于乘勝追擊以占領海安。

        此時江南趕來的第二支援軍劉亨云營趕到,他們來不及休整就按粟裕命令向海安進擊,與葉飛、王必成、陶勇各部主力爭先前進,逢水過水,見橋奪橋,邊打邊追,直取海安。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