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集結巖寺,八省健兒鑄鐵軍_關于粟裕的故事

        集結巖寺,八省健兒鑄鐵軍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集結巖寺,八省健兒鑄鐵軍_關于粟裕的故事

        巖寺鎮位于今安徽省黃山市徽州區豐樂河畔,是徽文化的重要發源地之一,也是皖南的交通樞紐和商貿重鎮。1938年2月6日,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命令新四軍各部在該地集結。

        接到命令后,陳毅率領一支隊最先到達巖寺,駐扎在潛口;由閩北、閩東游擊隊組編的三支隊到達巖寺后駐扎在西溪南。新四軍軍部機關、特務營及戰地服務團于4月5日到達巖寺。粟裕所部到達時已是4月中旬。

        粟裕到巖寺后駐扎在西溪南鎮芭塘村,此時粟裕從浙江省平陽縣帶來的陸軍新四軍第三支隊第七團隊番號發生了變化。

        1938年1月16日,新四軍軍部上報并下達了全軍設四個支隊、兩個直屬大隊的編制序列方案。制定這個方案前,軍部兩次致電劉英和粟裕,要其帶部向皖南集中。但兩人因為沒有博古的親筆信而回絕。因此軍部敲定方案時沒有把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編入四個支隊和兩個直屬大隊的序列中,而是打算將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改編為新四軍獨立大隊。(www.toyotajt.cn)

        之后軍部打算將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編入張云逸的三支隊。編入三支隊的還有閩東葉飛部,后據葉飛建議,軍部沒有把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與葉飛部同編入三支隊,而是計劃將它編入二支隊。2月27日,葉挺致電朱德、彭德懷,稱:“劉英部將來擬編入二支隊,現尚在溫州附近,已由曾山、云逸兩同志前往傳達一切,正準備出動。”曾山前往平陽傳達東南分局指示時,由于將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編入新四軍第二支隊還只是新四軍軍部的意向,所以傳達的仍然是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改編為新四軍第三支隊第七團隊的決定。

        4月初,粟裕到達開化,與閩贛邊游擊隊及閩南游擊隊會合并進行組編,改編后稱新四軍第二支隊第四團第三營,粟裕任新四軍二支隊副司令。

        二支隊有1800余人,司令員張鼎丞,下轄第三、第四團:第三團由閩南、閩贛邊等地紅軍游擊隊編成,團長黃火星,第四團由閩西、閩南、浙南等地的紅軍游擊隊編成,團長盧勝。粟裕的副手陳鐵君調任軍部教導隊軍事教官,張文碧任四團軍法處長,教導隊隊長劉亨云出任三營副營長。由干校學員組成的隨軍服務團成員全部分配到第二支隊司令部及四團各連隊工作。

        安頓好后,粟裕即到新四軍軍部向軍部領導匯報情況。

        軍部設在巖寺鎮蔭山巷的金家大院,軍部機關及其下屬機構設在附近的百姓家中,機要科及電臺設在軍部以東百余米的一座結構精巧的廊橋里。

        在軍部,粟裕見到了許多熟悉的面孔。軍長葉挺是粟裕參軍時的師長,副軍長項英、參謀長張云逸以前都是中央領導,副參謀長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和粟裕共同參加過南昌起義,而陳毅、袁國平與粟裕是一起參加湘南起義并同上井岡山的。張云逸、周子昆參加了長征,項英、袁國平、陳毅堅守南方經歷了三年游擊戰。三年不見面,一見面都是喜出望外。袁國平家在湖南邵陽,與粟裕家鄉懷化相鄰,算是半個老鄉,見了面,更是別有一份親切。

        最讓粟裕激動的還是見到葉挺。葉挺是北伐名將,指揮了著名的南昌起義。粟裕投筆從戎就是在葉挺二十四師教導隊。粟裕軍事素質高,槍法準,被葉挺提為自己的警衛班長,南昌起義時葉挺又親自將粟裕選拔出來委以保護周恩來的重任。兩人自南昌起義分開,已有十余年不知音訊。

        葉挺這些年奔波海外。南昌起義后他又指揮了廣州起義。因廣州起義失敗,葉挺受到廣東省委的責難,后來在莫斯科又受到王明的嚴厲批評和共產國際的冷落,因而脫離了黨組織。因為當時南京國民政府還在通緝他這個“反叛要犯”,國內暫時是不能回去,因而去了德國。但葉挺始終心系故土,報國之心不減。“九一八”事變后他即離開德國,回到澳門等待時機參加抗日救國斗爭。

        “八一三”淞滬戰役爆發前,葉挺看到日軍在上海步步緊逼,戰火一觸即發,便從澳門抵上海入住新雅飯店,希望在戰火爆發時能助當局一臂之力。在這里,他意外遇上周恩來。

        那時周恩來正為南方紅軍游擊隊的事發愁。西安事變后,國共和談,兩黨關系和到達陜北的紅軍都得到了妥善安排,但在南方紅軍游擊隊的問題上雙方僵持不下。蔣介石拒絕承認南方紅軍游擊隊,堅持要對南方紅軍游擊隊“實行編遣”,想把他們繳械、瓦解掉。見到葉挺之前,周恩來在南京與何應欽就南方紅軍游擊隊改編問題進行談判。在談判中,何應欽提出由陳誠來改編和領導南方紅軍游擊隊,遭到周恩來斷然拒絕,堅持要彭德懷或葉劍英來負責。由于侵華日軍步步緊逼,周恩來深知關于南方紅軍游擊隊的談判不宜久拖不決,當務之急是如何盡快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條件,迅速使散布在南方各地的紅軍合法地集合成一支中共領導的主力部隊。當周恩來看到葉挺時,眼前不由一亮:葉挺既加入過國民黨,也當過共產黨員,或許是國民黨方面能夠接受的解決南方紅軍游擊隊改編問題的合適人選。

        周恩來提出由葉挺來改編游擊隊,葉挺立即答應,并提出改編后部隊沿用北伐軍第四軍的番號,稱新四軍,意在繼承、光大北伐時期老四軍的光榮傳統。周恩來立即電示何應欽,何應欽上報蔣介石,蔣介石欣然同意。就這樣,國共雙方各退一步達成協議,南方八省的紅軍游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

        葉挺上任后向第三戰區司令官顧祝同申領18萬元作為集合開拔費和整理費,但只得了5萬元、每月16.6萬元經費的方案也沒得到批準,只批準每月各種費用為6.5萬元。新四軍規模相當于國民黨軍隊一個師,但給養僅相當于國民黨軍隊的丙種師。新四軍的編制問題上,何應欽不同意周恩來提出的“兩師四旅八團”建制,只批準新四軍編為四個游擊支隊,還不發給新四軍棉軍衣,說什么新四軍打游擊,不需要軍衣。雖然困難重重,但葉挺表示要抗戰到底。

        粟裕得知上述信息后才明白失去蹤影的葉挺為何突然出現并任新四軍軍長。時勢的復雜令粟裕發出一聲長嘆。

        回駐地時,粟裕見芭塘村其他新四軍部隊氣氛活躍,歌聲嘹亮。相比之下三營則氣氛沉悶。其時三戰區在20日左右要派員來點驗部隊,軍部派服務團的李友聲、林圣偉等十余人來幫助部隊搞整編工作。當時戰士們有的在理發,有的在洗補衣服,還有的在柴堆旁捉虱子。粟裕看到他們過來,很高興,和他們一一握手后說:“你們來得正好。我們二支隊是由閩西南紅軍游擊隊和浙江平陽游擊隊編成。閩西南的已整編就結,平陽部隊因剛到,正忙于整編工作,迎接三戰區來點驗。你們除幫助整編外,還應該向部隊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幫助教歌、出墻報,使部隊情緒活躍起來。”

        沒幾天,贛粵邊、閩贛邊、閩西、閩南的紅軍游擊隊在張鼎丞、鄧子恢的率領下來到巖寺入駐芭塘村。張鼎丞曾任福建省蘇維埃政府主席,現任二支隊司令員。粟裕隨葉挺和項英等軍部領導前往芭塘看望他們。葉挺和項英都針對未來的戰斗發表了講話。

        葉挺說:“我們今后是要同日本侵略者打仗的,要有過硬的本領。你們要利用時間加強軍政訓練,提高他們的政治水平和軍事、技術、戰術水平。”

        項英說:“我們的戰術基本上是游擊戰,過去你們打的是山地游擊戰,將來打的可能是平原水網地區的游擊戰。時間、地點條件變化了,我們打仗也要變。我們雖然改編為新四軍,但是,我們還要保持和發揚紅軍的優良傳統。”

        粟裕在閩西和閩南一帶活動過,二支隊政治部的王直以前是中國工農紅軍福建軍區獨立第九團政治部的干事,與粟裕打過多次交道。1934年4月,粟裕率領紅十九師攻打福建省三明市永安城,王直所在的紅九團配合粟裕打下永安城,殲滅國軍兩個團。事后,粟裕把這次戰斗中繳獲來的重機槍和200條長槍送給了紅九團。那時部隊的裝備都很差,戰士手中只有長矛和大刀。粟裕送給他們的可是一份厚禮!7月上旬,粟裕與先遣隊到達紅九團活動的地區時,紅九團奉中央軍委命令掩護先遣隊過閩江,還收留了先遣隊的一批傷病員。

        在王直的印象里,粟裕可敬、可親。現在歸他的領導,王直心里十分高興,說:“你現在是我們二支隊的副司令,成為我們的直接首長啦!我們一定像兄弟一樣親密!”

        過了兩天,張鼎丞、粟裕率二支隊在巖寺鎮北文峰塔與新四軍一支隊、三支隊、軍部直屬機關部隊接受國民黨第三戰區的全權代表羅卓英的點驗。

        軍隊的點驗,就是清點槍械數量,核定編制員額。按常理,點驗是軍隊的一項正常工作,但蔣介石常用“點驗”的辦法削弱非嫡系部隊。國共合作后,蔣介石又故伎重施,但是八路軍不同意,令蔣介石很是惱火。改編新四軍時,他指示:南方游擊隊必須派人點驗。考慮到為了改善部隊的裝備,增加軍餉,新四軍方面接受了蔣介石提出的要求。為了迎接點驗,葉挺等人命令各班虛報兩人,為此,參謀長張云逸做解釋工作:“國民黨的點驗其實是卡我們的脖子。我們要針鋒相對,國民黨軍隊虛報冒領、給軍官們中飽私囊,發國難財;我們多報虛額,是為了隊伍的發展壯大,是為了更好地抗戰。”

        20日,羅卓英帶了一批軍官來到巖寺。稍事休息后,在葉挺陪同下到巖寺鎮文峰塔前點驗新四軍。

        接受檢閱點驗指戰員共有7000余人、3500余支槍、4挺輕機槍及不能連發的重機槍3挺。第四支隊有3000余人,奉命集結江北霍山縣流波疃,不在點驗之列。全軍共計1萬多人、6000多支槍。

        這些新四軍戰士高矮胖瘦不一,老弱病殘也有,大都出身貧苦勞動人民的家庭,讀書不多,他們的武器大都是些老套筒、“漢陽造”,還有大刀長矛,甚至赤手空拳。但是,無論農民、工人、學生、職業軍人,還是其他行業的人,無論年老的還是年少的,都不怕犧牲,隨時準備拿起武器投入到與日軍的戰斗中去。

        羅卓英檢閱時說新四軍老弱較多,武器裝備少,要葉挺等人縮小隊伍規模。葉挺和項英回復說:新四軍是打不垮的英雄,武器好辦,軍委會和三戰區可以補充。羅卓英其實是執行上級命令為壓縮新四軍編制找借口,見新四軍方面如此回答,也不好再說什么,壓縮編制也就不了了之。

        新四軍全稱陸軍新編第四軍,長江以北高敬亭部歸國民黨第五戰區司令官李宗仁指揮,長江以南部隊受國民黨第三戰區司令官顧祝同指揮。

        第三戰區轄區為浙江和江蘇,戰斗序列為:第十集團軍,司令官劉建緒;第十九集團軍,司令官羅卓英;第二十三集團軍,司令官唐式遵;第二十八集團軍,司令官潘文華;新編第四軍,軍長葉挺(獨立);獨立第六旅,旅長周志群(獨立);游擊總司令黃紹竑,共轄24個步兵師,6個步兵旅。當時新四軍兵員規模在第三戰區所占比例很小。

        巖寺集結意味著新四軍組建的完成。新四軍軍部成立時,紅軍游擊隊還分散在江西、福建、廣東、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的深山老林里。在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時代背景下,紅軍游擊隊在很短的時間內,跋涉千山萬水,克服路途遙遠、交通不便、日軍飛機轟炸、國民黨的刁難等困難,終于勝利會師于巖寺,匯成一股抗日的鐵流。這在中國抗戰史上是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事件。

        日軍打下南京、蕪湖后,進攻目標是江蘇省徐州市,意在打通津浦線。國民黨方面集中主力組織徐州會戰。由于李宗仁在臺兒莊取得勝利,迫使日軍抽調大量兵力到津浦線上去,江南大地只以不多的兵力控制。國民黨軍政當局命令新四軍開赴敵后戰場,牽制日軍,以配合國民黨軍隊主力保衛徐州。

        新四軍軍部隨即著手深入敵后開展游擊戰,決定組織先遣支隊前往蘇南進行偵察,為隨后主力部隊挺進敵后創造條件,并將此意圖上報中共中央。

        4月24日,項英接到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的電報:“(新四軍)主力開涇縣、南陵一帶,先派支隊去溧水一帶偵察甚妥,惟須派電臺及一有軍事知識之人隨去。”

        項英接電報后,迅速與葉挺、陳毅、張云逸、袁國平、周子昆、鄧子恢等新四軍領導研究,確定由陳毅領導抽調第一、第二、第三支隊的偵察連及部分團以下干部組成先遣隊,由粟裕任司令員率領開赴蘇南進行戰略偵察。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