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名人故事 ?陳粟聯手,雙星閃耀謀江北_關于粟裕的故事

        陳粟聯手,雙星閃耀謀江北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陳粟聯手,雙星閃耀謀江北_關于粟裕的故事

        “天昏昏,地冥冥,刮民黨軍棄南京,日軍來到溧陽城,燒殺淫擄害人民。風凄凄,雨淋淋,溧陽城里沒有人,街頭小巷遍地尸,數里不聞雞犬聲。風雨刮后天氣晴,溧陽來了陳司令,帶來大批新四軍,打退日本鬼子兵。”這首民謠說的是陳毅來到江蘇溧陽前后的變化。溧陽位于江蘇省西南端,南、西、北三面群山環繞,地勢西高東低,青山綿亙、溪流眾多、湖泊密布。陳毅的司令部所在地是號稱“十里千墩”前馬鎮水西村。

        1939年9月,粟裕率教導隊來到水西村,受到一支隊司令部機關的熱烈歡迎。粟裕未到之前,陳毅先做了鋪墊,跟司令部的機關人員介紹說粟裕能文能武,是個將才。

        粟裕到水西村后住李姓宗祠的后院,隨后立即展開工作,貫徹執行中央為新四軍確定的“向南鞏固,向東作戰,向北發展”作戰方針。

        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支隊陳毅向東作戰和向北發展比二支隊張鼎丞和粟裕先行一步。他首先令管文蔚的江南抗日義勇軍挺進縱隊占領長江揚中島,搭好了過江北上的跳板。從軍部回來后,陳毅命葉飛率領六團和一支隊特務營的兩個連以“江抗二路”的番號東進澄(江陰)、錫(無錫)、虞(常熟)地區,在蘇州到上海的敵寇心腹地區,他們截斷京滬鐵路,火燒上海虹橋飛機場,放手發展,打擊日軍。東進的葉飛部從前方送來許多戰利品,物資、槍械之類源源不斷。六團的防區則由新六團負責,新六團是在鎮江、句容、丹陽、金壇四縣人民抗敵自衛委員會(簡稱“四抗會”)地方武裝的基礎上成立的,由段煥競和陳時夫領導。(www.toyotajt.cn)

        向北發展是新四軍沿長江北岸在敵占區向東推進,從而從江南江北控制華中日軍的咽喉。因為新四軍的作戰區域主要在南京附近,東西不過百余公里,南北僅五六十公里。超出這個范圍,就有破壞統一戰線、破壞國共兩黨關系的罪名。因此,項英不僅沒有認真執行向北發展的方針,反而從一、二支隊抽調主力一團、三團加強皖南的力量。同時迫于國民黨第三戰區的壓力令已經東進的葉飛部西返。葉飛西返后陳毅命令他把部隊開到揚中,與管文蔚部合編為新四軍挺進縱隊,渡江北上,在江都縣吳家橋地區建立游擊區。如果說控制揚中島是新四軍取得過江的跳板,那挺進縱隊獲得吳家橋是在江北建立了橋頭堡。

        葉飛的“江抗二路”奉命西返之日,正是粟裕到達水西江南指揮部之時。

        時局很快就給了粟裕直接執行北上發展命令的機會。

        10月下旬,陳毅收到蘇北號稱“草鞋司令”的陳玉生的親筆信。原來國民黨江蘇省政府代主席、魯蘇戰區副總司令韓德勤因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李明揚與陳毅接觸而扣發“二李”(李明揚、李長江)彈藥。為此,陳毅曾援助了李明揚2萬發子彈。隨后李明揚從同鄉舊友、國民黨三十二集團軍副總司令王敬玖那里又搞到步槍子彈13萬發、迫擊炮彈5000發、盒槍子彈2萬發。但王敬久要李明揚派部隊到江南丁蜀山的第三戰區軍需處提取。這對李明揚來說是件難事,從泰州到丁蜀山600余里,行程曲折,要從皖南通過茅山地區,要通過日軍嚴密控制的鐵路、運河和長江的重重封鎖線,運輸這樣多的彈藥,實在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李明揚斟酌再三,懇請陳毅幫助護送這批彈藥。陳毅接信后即找粟裕商議。

        粟裕當即表示同意,馬上制定計劃,從二支隊抽出力量,由政委盧勝、團長張道庸率領四團團部及第二營,擔任協助護送彈藥的任務。護送彈藥不過是個借口,派部隊過江發展才是真正目的。

        隨后陳、粟向軍部請示,但項英發來電報,不同意派部隊渡江北上。“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兩人合計合計下了決心,當即令張道庸和盧勝帶部隊到水西村以南數里的陶村待命。

        隨后陳毅與粟裕親自到陶村下達命令。

        陳毅宣布此次任務,要張道庸、盧勝完成任務后借機率部隊渡江北上,進入蘇皖邊區,與蘇皖邊區的梅嘉生支隊、淮南的第五支隊取得聯系。

        粟裕把地圖打開,說:“你們發展的地點就在運河以西、津浦路以東的揚(州)、儀(征)、天(長)、六(合)一帶。”

        粟裕指著地圖給他解釋:“羅炳輝五支隊已在津浦路西的淮南一帶向東發展,準備進入津浦路東,在蘇北,‘挺縱’已經占領了運河以東的沿岸一帶陣地,如果把天長、六合一帶的抗日局面也打開了,就可以東和‘挺縱’呼應,西與五支隊聯手,接應江南向北發展的力量就強了。”

        陳毅說:“你們這次去江北國民黨方面肯定是不同意的,上次葉飛他們東進,冷欣找我吵了幾次。你這次去,不能讓顧祝同和冷欣知道。不然他會鬧得我雞犬不寧。對外不能公開我們的番號,你這個張道庸也把名字改一改。”

        張道庸到四團來當團長還有一個插曲。原四團副團長葉道志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是紅四方面軍的師長,從延安南下任職以后因為言語不通工作不順,就與原紅四方面軍的陳康、徐長勝攜槍離隊回八路軍原部隊去工作。他們到達江西景德鎮山區時被軍部派來的人追上逮捕,徐長勝拒捕被當場擊斃,陳康跑掉了。葉道志被押回軍部,隨后被槍決。當時多數人認為葉道志應該槍斃,也有幾個人主張不槍斃。張道庸其時在軍部,與另幾個主張不槍斃葉道志的人聯名寫了保狀,請求不要槍斃葉道志。因為這事張道庸在軍直屬黨總支擴大會議上挨了批評。(葉道志、徐長勝于1983年10月21日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發文平反。——編者注)這人好打抱不平,勇猛善戰,打起仗來不要命,常常眼睛一瞪,手握一把大刀,沖殺在兩軍陣中。

        當月中旬,張道庸改名為陶勇,與盧勝、吳載文領命與陳玉生組成聯合小部隊,動員民工500副擔子,到了王敬玖的軍部,取出全部彈藥,然后突破敵寇重重封鎖線,將彈藥運往“二李”的駐地——泰州。隨后以蘇皖支隊的名義進入揚州、儀征、天長、六合等敵占區,用偷襲的辦法首先清除了大儀集和甘泉山兩個偽軍據點,俘虜近百名偽軍,隨后又在月塘集粉碎1000多日偽軍對他們的“掃蕩”。蘇皖支隊在這一地區的立足,使得蘇南、蘇中、淮南三面聯通,互為犄角,造成了新四軍足跨長江兩岸隨時可以發展的有利態勢。

        11月7日,江南指揮部在溧陽縣水西村正式成立,指揮陳毅,副指揮粟裕,參謀長羅忠毅,政治部主任劉炎、副主任鐘期光。指揮部下轄第二團(團長王必成)、新六團(團長段煥競)、第四團(團長陶勇)、挺進縱隊(團長葉飛)和地方武裝,共1.4萬多人。

        就在這天,駐守寶堰據點的一隊三四十人的日軍采取夜間出動、拂曉攻擊的戰法奔襲延陵,撲空后原路返回。林勝國得到情報后率丹陽獨立支隊伏擊這股日軍,打死打傷十多人,然后又死死拖住。段煥競聞訊率新六團兩個營前來增援,與林勝國一起將日軍困在賀甲村。寶堰據點日軍傾巢出動增援被困賀甲村之敵,并突入包圍圈與賀甲村殘敵會合。日軍兵力加強后,氣焰頓時囂張起來,先后瘋狂地反撲三次,但未能向前推進一步。

        二團長王必成得到新六團段煥競希增援殲敵的信后親率一營馳援,同時三營也迅速趕到賀甲村。二團和新六團會合后,部隊由王必成統一指揮向日軍發起總攻。經過26小時強攻,以犧牲新六團二營營長劉玉林等94名官兵的代價全殲這股日軍,擊斃武村中隊長以下日軍186名,生俘3人,繳獲輕機槍4挺、步槍28支、擲彈筒2具、六五式子彈千余發、指揮刀2把。戰后丹陽獨立支隊和寶南區群眾組織打掃戰場,又搜索到輕機槍2挺、步槍40多支。

        這次戰斗和新四軍以往的戰斗性質不同,以前打的都是游擊戰,這次打的是運動戰;以前和敵人作戰時對抗的時間都很短,這次是連續三次總攻的長時間的戰斗。

        這一戰給剛成立的江南指揮部壯了軍威,開創蘇南敵后戰場殲敵的新紀錄,受到延安總部的通電表揚。更重要的是沉重打擊了日軍分區“掃蕩”的計劃,戳穿了國民黨誣蔑新四軍“游而不擊”、“只能打小仗,不能打大仗”的讕言。這是新四軍戰史上有名的“延陵大捷”。

        上海租界區的報紙、京滬沿線城市的地下報紙,當時都迅速報道了這次戰斗勝利的消息,有的還以“偉大的勝利在江南”的大標題刊載。國民黨軍三戰區長官顧祝同據葉挺軍長的報告,電呈蔣介石核準,予以傳令嘉獎。

        江南指揮部成立后,江北葉飛的挺進縱隊和陶勇的蘇皖支隊孤軍作戰。為此,陳毅著手展開對魯蘇皖游擊總指揮李明揚、副總指揮李長江的統戰工作。12月,陳毅過江北到達泰州,向“二李”表明新四軍團結友軍共同抗日的誠意,取得了“二李”決不反共,愿意幫助新四軍東進南通、如皋一帶等口頭協議,初步建立了聯盟關系。

        作為副指揮,粟裕主抓軍事工作。因參謀長羅忠毅一直在二支隊司令部駐地貍頭橋主持工作而未到職,粟裕實際兼參謀長職務。

        這時粟裕不獨在本軍內聲名顯赫,為敵后江蘇民眾所稱頌,還聲名遠揚,引起上海媒體《申報》的關注。這年底,《申報》的記者任重在南京附近采訪了粟裕,隨后于1940年元旦在《申報》上發表題為《粟裕將軍會見記》的文章。

        任重對粟裕崇敬之情溢于言表。他說在日軍重兵包圍之中,在江南最艱苦的游擊區里能與這位后方民眾所稱頌的游擊司令會面,實是十分幸運的事情。又以崇敬的深情稱贊粟裕“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在國軍退出江南,江南正混亂不堪的時期率領先遣支隊挺入京鎮淪陷區”,取得韋崗處女戰、官陡門之戰的勝利,而且“不斷地向日人進攻,一直進攻到南京、鎮江的外圍日人的據點里”,“簡直要使外來侵略者發抖”。

        任重認為,一個健全的軍人,他不但應該效命疆場,還要有深刻的政治認識,不但要在軍事上深知戰略戰術,還要深知敵我在政治上、經濟上以及社會上的實際情況。而粟裕正是這么一個健全的軍人。

        任重在新聞稿里記述了,粟裕對江南形勢的三點認識:第一,在軍事上,對方主要的是對付游擊軍。新四軍的生長,他們感到無上的畏懼,它雖然利用叛逆、造謠威嚇,用種種方法來破壞,但始終毫無收效。游擊軍的到處活動,更使它無法應付,因之,他們采用碉堡政策,密布據點,縮小我之機動,又完善交通網,把江南地區劃成無數塊的小塊,使游擊軍活動的范圍逐漸縮小,而他們的機械化部隊卻可以各處活躍;同時在各據點又增加兵力,采取分進合擊,多路圍攻的辦法,并在地區穿插擾亂,造成群眾的不安定;又實行“掃蕩”計劃,使我不易解決戰斗。

        可是我們卻牽制了對方很多的兵力,過去整個東戰場只有7萬敵人,而現在江南,僅南京到鎮江的一個地區里日軍的兵力就增至6萬多人。新四軍游擊隊主要是擾亂后方,雖不能即刻把他們整個消滅,但已相當地削弱了他們,使他們作戰情緒日益低落,戰斗力日益削弱,這不是無因的。

        第二,在政治上,他們占領地區劃分行政區域,按照軍事需要而定,但在行政的組織上,卻采用這嚴密的保甲制度來統治中國民眾,政治上的欺騙一天厲害一天。日軍每到一地,就召開群眾會議,給群眾送布、送紙煙,表示十分親善并特別著重反共反國軍的宣傳。他們說:“國軍是好的,不過我們比國軍更好,歡迎國軍的士兵去做官”,“國軍士兵都很年輕,我們在上海訓練了六千女子分散到江南游擊區里,作為送給國軍士兵的一種禮物”。在政治上,他們的威脅利誘,挑撥離間,花樣是很多的。目前在江南的日軍,還是用軍事的“掃蕩”掩護政治的進攻,在政治進攻之下,來施行經濟的掠奪。

        第三,在經濟上,江南淪陷區如南京、蕪湖、鎮江、無錫、蘇州各地工廠的恢復,都是事實。日本方面從各方面吸收農產品原料,開發礦藏,利用失業工人,號召資本家回鄉,有計劃地把日貨運銷,實在是最毒辣的手段。金融方面,日本人大量地收買現銀,吸收法幣,換取外匯,一次就偽造3500萬紙票分散到華中地區,以擾亂我國金融。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