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理論教育 ?醫生能給的≠患者想要的_聽律師講故事套裝

        醫生能給的≠患者想要的_聽律師講故事套裝

        時間:2020-10-30 理論教育

        醫生能給的≠患者想要的_聽律師講故事套裝

        有糾紛,未必就產生矛盾,糾紛被解決,就不會產生矛盾。矛盾,它反映了事物之間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一種特殊的狀態,“矛盾”不是事物,也不是實體,它在本質上屬于事物的屬性關系。這種屬性關系是事物之間的一種特殊的關系,這種特殊的關系就是“對立”,正是由于事物之間存在著這種“對立”的關系,所以它們才能夠構成矛盾。醫患之間存在的是糾紛,矛盾是存在于醫療技術和醫患模式之間。

        醫患糾紛的本質在于醫療機構能提供的服務和患者的需求之間存在差別。醫療機構和醫生認為已經給了患者自己能給的一切,而患者認為,這些不是他所想要的。而引起這一切的原因不是患者的無理要求,而是社會發展,人們對醫療需求層次提高的結果。

        人類進行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既要同自然界發生關系,人們之間也要發生一定的社會關系,這就構成了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二者辯證統一于生產方式。生產力最終決定生產方式的存在、發展和變革;生產關系則直接規定生產力的性質。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構成了生產關系一定要適合生產力狀況的規律。

        雖然未必確切,我們權且把醫療技術(不單純指硬件技術,還包括診療能力)看成是生產力,把醫患關系(醫患模式)看成是生產關系。

        醫療技術的發展水平決定醫患關系的改革和發展,醫患關系對醫療技術有重大的反作用。當醫患模式和醫療技術的發展要求相適合時,醫患模式會有力地推動醫療技術的發展;當醫患模式和醫療技術的發展要求不相適合時,它會阻礙甚至破壞醫療技術的發展。

        社會的發展和醫療技術水平的提高,導致醫學的發展和進步,而互聯網又讓知識觸手可及。由此帶來的后果是,患者權利意識和醫學知識水平的提高,患者有能力而且也希望參與到治療的過程中,參與治療措施的制定過程。醫生,也不再是一個決策者,而是建議的提供者和知識管理者。所以醫患模式需要由主動——被動模式變為共同參與模式。患者希望了解并參與疾病的診斷和治療。侵權責任法也規定了患者的知情同意權和選擇權,這也為醫患模式的改變奠定了法律基礎。

        但是,醫生和醫療機構并沒有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而改變,仍舊停留在舊的醫患模式之中。醫療技術和服務水平受限于目前的醫療現狀和醫患模式,在這種狀況下,醫生沒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去診斷和治療每一個患者,無法精益求精,無法照顧到患者知情權的需求,這就導致醫療不安全狀態的出現和醫療糾紛的出現。

        所以,醫生和醫療機構所提供醫療服務的模式已經不適應社會的發展和患者的需求,這屬于生產力和生產關系之間的矛盾,它外在表現為醫患之間的誤解、糾紛。醫生覺得盡力了,但是患者卻是認為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所以,醫患糾紛不是因為患者無理取鬧和強詞奪理,也不是醫生不盡力,而是原有的醫患模式成了醫療技術和服務發展的桎梏。只有醫生和醫療機構做出改變,改變醫患模式,才能提供適合的醫療服務,徹底解決醫患矛盾,醫患之間才能重建信任。

        有很多夫妻,可以共患難,但是不能共富貴,有很多的原因。有人說是錢的問題,可能有這方面的問題。但是,不論是人還是事物,都是在不斷變化的。一開始夫妻兩人的思想可能是同一個水平,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每個人的變化未必相同,可能有人變得快一些,有人變得慢一些,這就出現了差距。產生差距就會產生觀念的沖突,而一方或者雙方的一味指責,就會產生矛盾,當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勞燕分飛。而如果雙方或者有一方能夠包容,可能不會產生矛盾,經歷一個磨合的過程,共同成長,可能會相安無事,攜手百年。

        而醫患關系也是一樣,曾經相敬如賓,至少相安無事。但是當患者的需求層次隨著社會的發展提高的時候,醫生和醫療機構卻未意識到需要做出改變。醫生和醫療機構和患者成長不同步,看待事物的觀念產生分歧,醫生、醫療機構和患者對醫療行為的評價標準產生了分歧。醫生按照自己的標準評價自己的服務,認為沒問題。患者按照自己的標準評價醫生的服務,覺得沒有達到自己的要求。而當醫患雙方各執己見,互不相讓,就出現了我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醫患糾紛。

        而糾紛的出現,并不可怕。因為,我們可以通過努力去改變它。改變醫患模式,適應社會和醫學技術的發展,給予醫生、患者充分的理解和尊重,醫患關系就會到達一個新的水平,這需要醫生和患者相互包容,共同成長。

        引發醫療糾紛的,不是治療結果的不能接受,而是對治療過程中疑問的累積。

        我了解的和經歷的醫療糾紛案件,大都是一旦治療完結或者患者出現不利后果,患者或者患者親屬就會提出異議。通常人們認為是患者對治療結果的無法接受而引起的遷怒。但這是偏見。

        技術的進步,讓知識普及,醫學知識也不再神秘,而是觸手可及。患者具備了參與診療過程的能力并且希望參與了解診療過程,參與治療決策,患者具備了對醫療過程質疑的能力,甚至想到了醫生沒有想到的可能。但是面對患者的顧慮和疑問,醫生并沒有窮盡可能給予解釋和答復,卻是采用回避、應付的態度。這不僅沒有打消患者的疑問和顧慮,反而加重了患者的猜疑。

        所以,在治療過程中,患者的種種疑問和顧慮沒有得到解決,患者已經心懷不滿。但是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只是礙于無法選擇而去隱忍。雖然隱而不發,但是在治療期間,患者或者是患者親屬已經不相信醫生,已經對醫生的治療有異議了,只是醫生不知道。甚至已經知道患者的異議,但是并沒有放在心上。

        所以在治療過程中,患者的疑問和顧慮沒有得到解決,反而增添了不安和焦躁,所以就產生了怨氣。有些時候即使沒有出現不利后果,也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出現爭吵。而一旦效果不好則是會出現糾紛和爭執,這是源于積怨的蓄積,不是因為治療結果的好與不好。舉幾個例子。

        患者患有干燥綜合征,因憋喘上午8:00到醫院住院,接診患者的是夜班醫生。夜班醫生下完醫囑之后就下班了,考慮是感染,使用抗生素對癥治療。之后上午的醫生沒有再來看患者,下午一點多,患者發燒,找醫生,讓用酒精擦拭物理降溫,醫生沒有看診患者。下午兩點患者又發燒,找醫生,沒找到人。下午三點,患者家屬到門診找科主任。科主任給一個其他科室聽班的醫生打電話開CT單,去做檢查。醫生開了單子,但是沒有看診患者,只是告知患者家屬去檢查。科主任因為當時門診忙,沒有到病房看診患者,之后患者家屬去病房還是沒有找到醫生。等到病房醫生下午5點以后到辦公室的時候,患者出現呼吸驟停,經搶救無效死亡。

        患者去世后,患者家屬和醫生發生了很大的言語沖突,是患者家屬無理取鬧還是醫生的工作存在問題?

        在我和患者家屬的接觸當中,患者家屬是通情達理的,也很好溝通。患者親屬之所以提出異議,是因為在入院當天從入院開始到病人去世的期間,醫生沒有檢查過患者,患者出現發燒時沒有進行積極處理。當然值班醫生可能去會診了,但是去會診就可以在患者出現情況的時候沒人處理嗎?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家屬從上午8:00入院開始,到下午5:00患者去世的這段時間,病情是一直進展的,這些變化,患者親屬是親身經歷的,面對患者病情變化感到焦慮甚至是恐懼。但是處處碰壁,在9個小時的時間里,醫生沒有對患者盡到謹慎的注意義務,即使經家屬多次提醒、催促,還是沒有檢查、沒有到患者病床前看一下患者的病情究竟是怎樣。

        在這期間,患者家屬體會到的是一種無助和絕望,可以說是一種煎熬。患者發熱,但是患者親屬在病房找不到醫生,于是到門診找科主任,但是科主任也沒有處理。雖然患者親屬在當時沒有發作,在患者去世后,患者的親屬對診療過程提出異議,要求醫院承認錯誤。我們可以說患者的死亡是疾病的問題,可以說患者的指責是因為誤解,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是另一種情形,患者親屬還會有異議嗎?如果醫生積極的診治,患者發熱,及時處理,該檢查的檢查,該搶救的搶救,即使最終因為疾病的原因未能救過來,患者家屬還能有異議嗎?

        在患者去世后,醫院始終不承認有錯,找出種種辯解的借口。但是,患者家屬想要的無非是一個道歉。而醫院和科室始終不認為自己存在錯誤,拒絕道歉,并指責患者家屬無理取鬧。

        醫院和醫生沒有看到的是,在一天的時間內,患者家屬處處碰壁,在面對疾病的恐懼和對親人無能為力的痛心之中煎熬,他們除了感受到絕望和憤怒之外,還會有什么?

        案件處理的結果不盡如人意。雖然司法鑒定認定了醫院存在對疾病風險預計不足,沒有積極治療的過錯,但是卻認為醫院的過錯與患者的死亡沒有實質上的因果關系。幸好法律是公正的,法院最終認定醫療過錯和患者的死亡是存在因果關系的,判決醫院承擔10%的責任。雖然法院判決醫院承擔10%的責任,但是患者家屬認可法院的判決,因為患者親屬一開始啟動程序,就是想讓醫院認識到錯誤所在,賠償多少不是目的。(www.toyotajt.cn)

        在這個案件中,糾紛的產生不在于治療結果的好與不好,而是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的疾病進展已經被患者親屬發現,患者親屬雖然積極向醫生反應,但是醫生沒有進行相應的處理。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親屬已經感受到醫生在治療過程當中的疏忽,但是醫生沒有及時回復和解決。所以,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患者親屬明確地感受到醫生沒有用心,沒有盡力,僅僅是應付。所以,糾紛的產生和患者情緒的爆發不是無理取鬧,而是醫生在治療過程當中確實存在問題。而對這些問題,醫生在診療過程中都沒有及時處理和回應,這就形成了積怨。

        當糾紛發生時,當患者情緒激動時,醫生和醫療機構不能只是以醫學的不確定性和患者家屬的無理取鬧為借口,醫生和醫療機構也得看看自己的醫療行為,是不是經得起推敲。診療規范規定的,做了沒有,對患者的責任心盡到了沒有?

        當然,醫生講,因為患者多,忙,沒辦法?但是這是理由還是借口?忙,就可以忽視患者疾病的進展,忙就可以免責嗎?忙,就可以置患者于危險之中而不顧嗎?忙,的確是一個客觀的現實,但是醫生的忙,是誰受益?忙不可以解決嗎?

        至少在這個案件中,不是因為忙的問題,這個病房里并不是同時存在多個緊急的患者,門診的患者也不是屬于緊急處理的,醫生應該是有時間,有機會能夠為患者采取積極的措施,這不是客觀原因造成的,而是醫生對待患者的態度造成的。態度決定一切,態度決定一個患者的生死存亡。當你尋找借口的時候,你就看不到問題的所在,你的辯解讓你離真相越來越遠。

        還有一個案例更為清楚,在治療過程中患者親屬已經對醫生的治療產生異議,但是醫生沒有引起注意,沒有回復患者親屬的疑問,沒有解決治療中存在的問題。

        患者是一名老年女性,住在神經外科,腦出血,經過手術治療,術后使用抗生素,恢復得很好,但是出現了腹瀉。患者家屬拿著抗生素的說明書找到醫生,問,有沒有可能是抗生素造成的偽膜性腸炎?醫生說不是,是吃東西吃的不合適,消化不良。醫生沒有進行進一步的檢查,也沒有停用抗生素。后來患者一直腹瀉,但是醫生一直沒有停用抗生素,患者在腹瀉后30天后去世。這個案件經過醫療事故鑒定,雖然鑒定不構成醫療事故,但是雙方在鑒定后很快就達成協議,醫院按照75%進行賠償。

        在患者去世后,患者家屬很氣憤,拿著說明書找到醫院,說是藥品說明書上明明寫著抗生素的并發癥,醫生就是不管不問。醫院組織醫生解答患者的疑問,但是各執己見,結果是越說越憤怒。

        這個糾紛的產生同樣是因為治療過程中,患者親屬已經發現問題對治療產生異議,但是醫生沒有回應和解決問題。糾紛的產生并不是因為不良后果的出現。

        在治療過程中,患者一直腹瀉,雖然醫生說是消化不良引起的腹瀉,但是患者親屬已經產生懷疑,所以患者親屬拿著說明書找到醫生,問是不是抗生素的原因。遺憾的是,醫生并沒有引起重視,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但是患者的癥狀并未好轉,患者親屬并不認為醫生的治療措施是對的。但是,醫生是專業人士,患者親屬雖有疑問,還得聽醫生的,醫生不去改變治療措施,患者親屬也沒有辦法。所以,患者親屬雖然有疑問,但只能是忍而不發。

        患者為什么腹瀉,為什么不是因為抗生素引起的并發癥,醫生沒有采取措施證明或者排除。患者親屬不明白的是,為什么患者一直腹瀉,抗生素的說明書又明確記載并發癥中偽膜性腸炎可以引起腹瀉,醫生就是不改變治療措施呢?在這種情況下,患者親屬面對疾病進展的焦慮無能為力,對醫生已經產生懷疑,甚至對醫生的憤怒是與日俱增。而一旦患者死亡,所有積攢的憤怒就爆發了。所以產生糾紛的原因是因為在治療過程中患者或者是患者親屬已經存在異議,但是醫生并沒有引起重視,也沒有進行回復。我們應該看到,糾紛的產生,未必是患者的無理取鬧,而是患者感受到了醫生治療中存在的問題,但是醫生自己沒有意識到。

        當然,大醫院會很忙,沒有時間,醫院的走廊里都加滿了床。但是真的可以因為“忙”,就這樣回答嗎?當然,這就是現狀,但是正是因為這些現狀,患者漸漸地失去耐心和信任。而一旦出現不良后果,這一切都成為舊賬翻出來,這一切都會成為他們印象里醫生不作為、護士不作為的“鐵”一樣的證據,雖然這些可能和不良后果并無關系。

        所以,無論事后你再怎么解釋,他都不會相信,因為他已經對你失去信任,在他的眼里,醫生護士就是不負責任的,因為他有親身經歷的證據。所以,一旦糾紛發生,再去解釋也于事無補。

        患者不信任的來源不僅僅是現實所發生的事件,還有直覺的反應。新聞報道的醫療過錯以及道聽途說的一些醫療糾紛、過錯的問題,會對患者造成一定的影響。患者在潛意識中認為醫療是不安全的。當他接收到的這種刺激越多,他就會認為更不安全。而這種不安全,同時帶給他情感上的反應和生理上的反感表現。

        就像《思考,快與慢》一書中所講“人不只是用大腦思考,還用身體思考”。

        所以他在就醫之前就可能存在一種不信任的情緒,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當他再遇到一些上面所提到的問題。他這些不信任的情緒就會被放大和加強。所以,醫生和醫療機構是不是應該考慮,產生糾紛的原因是患者的無理取鬧,還是醫生和醫療機構有應當改進的地方?

        醫生很忙,來不及休息。老父親得掛個號才能見兒子一面。還有睡在地板上的最美醫生。好像,這一切都是患者造成的。

        我們經常聽見醫生說,我們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哪能考慮到這么全面?我們這么忙,你們還吹毛求疵,有良心嗎?

        但是,我們應當明白,這種忙不是患者的原因,患者也是這種忙的受害者,因為忙增加了醫療過錯造成的傷害。而醫生也是這種忙的受害者,這危害到醫生的健康,甚至是生命,這種忙是必須要避免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想一下,誰讓醫生這么忙?安全和忙之間,如何去選擇。忙,永遠都不是出錯的借口。患者希望你不忙,希望你有充足的時間去思考。

        而我們是否應該想一想,如果維持現狀不去改變,當醫生成為患者的時候,一樣不可避免地成為醫療過錯的受害者,一樣成為醫療糾紛的當事人。如果醫生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我們是否應該想想,問題到底是出在了哪里?

        醫生超負荷的付出,除了拉升了醫院的收入之外,并沒有建設性的益處。忙中就可能出錯,忙可能就顧不上細節,在醫生的疲于奔命當中,能夠保證基本的治療就是好的了,誰還顧得上患者內心的掙扎與痛苦。

        當人們沒有找到這些問題的原因,不但解決不了問題,相反,遷怒于患者,會引起患者的憤怒和反感。而一旦醫生利用強勢地位反駁和反擊,造成的后果都是破壞性的。

        患者是誰,可能包括所有人。你對待患者的態度就是你對待自己的態度,因為,不論是誰,都可能會成為患者,而成為患者,首先面對的就是醫生的醫療行為是否安全的問題。

        因為生命只有一次,健康無法重來,出于尊重生命的考慮,對醫生的嚴格要求是不過分的。生命不能重來,不是金錢能夠換來的。謹慎、努力地去行醫,保護的不僅僅是患者,還有醫生。

        還有,人們想過沒有,當遷怒遇上積怨,會發生什么?醫生不信任患者,患者不相信醫生,一旦爭執則是惡語相向,這是我們想要看到的嗎?醫生和患者對現狀都不滿意,這也說明,醫患模式確實是需要做出改變了。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