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sub id="r97vb"></sub>

      <address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ins id="r97vb"></ins></dfn></sub>

        <sub id="r97vb"><dfn id="r97vb"><mark id="r97vb"></mark></dfn></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sub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sub>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var></address>
        <address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address>

        <sub id="r97vb"><dfn id="r97vb"><output id="r97vb"></output></dfn></sub><thead id="r97vb"><var id="r97vb"><ins id="r97vb"></ins></var></thead><sub id="r97vb"><listing id="r97vb"></listing></sub>
        <address id="r97vb"><dfn id="r97vb"></dfn></address>
        <form id="r97vb"><dfn id="r97vb"></dfn></form>

        ? 首頁 ? 理論教育 ?測評目標框架及其制定需要體現統攝性

        測評目標框架及其制定需要體現統攝性

        時間:2020-03-29 理論教育 聯系我們
        測評目標框架及其制定需要體現統攝性_國際視野下大規模數學測評研究

        從第六章,我們了解到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系統在相應認知、觀察和結果解釋三個方面的表現,也了解到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系統內在一致性的缺乏。內在一致性的不足,會直接影響到隨后整個評價證據的形成,進而在推斷上很難形成嚴謹的因果鏈。這也反映在框架的完備性和可操作性上,在試題表征及評分的實際反饋上,以及在結果解釋上,都沒有形成有效的因果鏈。這會影響評價結果的解釋性,甚至現有大規模數學測評結果所呈現的單個分數值作為評價的唯一依據,也會容易引起人們質疑。基于此,需要明確如下幾點。

        1.明確的測試目的是框架制定的基礎

        無論是TIMSS數學測評,還是PISA數學測評,它們在測評目標分析框架的構成上都是緊緊圍繞其考核目的展開的。如TIMSS通過課程分析,對各國的數學課程內容及要求進行詳細梳理,并根據現有課程所體現的內容、表現期望建立框架。PISA則根據數學素養的界定和描述,特別是在數學過程中通過“數學化”的引進、數學能力的界定、能力群和問題解決階段的劃分,為考核學生的數學相關知識及能力水平奠定了基礎。測評框架的構建不是一蹴而就的,這里存在著對于數學及數學教育本質的認識。相當多的理論基礎性工作和問題需要解決和實踐論證。

        目前,在國內的大規模數學測評中,特別像中考數學測評中,很多省市都將畢業和升學的功能合二為一。這也使得在相應測評框架的制定過程中,框架內容及要求的確定變得非常困難,會出現框架中知識的認知要求應體現最低要求還是最高要求等問題。

        新課程改革以學生的發展為本,體現培養數學素養的課程理念,使得國內大規模數學測評的目的越來越關注學生的發展性。這就要求大規模數學測評所得的數據不僅僅要滿足計算及格率等的需要,而且要能科學、合理地解釋學生學業水平情況,甚至要有助于研究者、政策制定者對多年來學生的學業情況進行比較研究,診斷教育系統的情況,進行科學決策。這也進一步要求在制定相應的測評框架時,在針對知識和技能中相關內容合理覆蓋的同時,特別要注意體現學科內容領域的認知水平,體現過程中的能力方法,并促進量表的形成。顯然,目前國內大規模數學測評框架制定中很少注意這方面工作的實際要求。

        在新一輪國內數學課程標準的制定過程中,我們需要密切關注對數學核心素養的重新表述。 目前中國對數學素養界定為:“數學核心素養是具有數學基本特征、適應個人終身發展和社會發展需要的必備人格與關鍵能力,是數學課程目標的集中體現。”[2]此次對數學素養的界定,更加明確了在終身發展理念下數學素養的定位,這與PISA測評中對數學素養的認識基礎是一致的。我們必須對課程標準,特別是初中數學課程標準加以關注。因為這個理念的確定和調整,對整個中國初中大規模數學測評的目標分析框架會產生不可回避的影響。

        2.框架制定需滿足體現框架內容合理、測試系統完整的要求

        PISA測評框架制定的過程中,保證了框架內容及要求的合理性,有利于保證測試系統的完整性。以數學框架的制定為例,就數學測評框架的內部構成而言,一是要圍繞測評目的構成,二是需要大量的文獻資料及理論支撐。無論是對數學素養的認識,還是將知識內容分成數量、空間和圖形、變化和關系、不確定性和數據,以及數學過程、“數學化”的引入,還有數學能力的界定,都擁有強大的理論支撐。這保證了框架內部構成部分之間的邏輯關系是清晰、明確的,也保證了框架在理論層面的有效性和可靠性。從框架的制定過程來看,PISA團隊將它放在整個測評系統中,通過命題來檢驗框架內容的可操作程度和有效性。這樣做可以對框架內容及表現作適當修改,有利于框架從理論層面向操作層面延伸,增強了框架內容的實用性和可操作性,并顧及了結果的解釋,保證了整個測評系統的完整性。(www.toyotajt.cn)

        目前,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框架的內部構成是根據課程標準來制定的。在過程與方法維度上,如在數學課程標準中,對數學能力的界定和表述是抽象和概括的。這些能力的內在聯系是什么樣的?在測試過程中是否可以表現?如何表現?這一系列問題在研究層面值得進一步實證分析。在學生學業水平的體現上,特別是在過程維度能力水平的合理、科學體現上,尚需作進一步研究。

        解決問題的能力包含運算能力、空間觀念、邏輯推理能力、解決簡單問題的能力。從測量學的角度來看,這為模型的擬合帶來很大困難,也極大地影響了測試的效度。雖然目前中國的大規模數學測評在問題解決的考查上,試題設計呈現出巧設問題情境、挖掘數學內部邏輯關系、充分利用問題解決策略開放等特點,但對于問題解決卻處于有意識但無技術規范的狀態。[3]

        3.測評框架中內容及目標的可操作程度是框架制定過程的重心

        測評框架的可操作性,必須以框架的有效性為基礎。 目前中國很多大規模數學測評,如各地的中考數學測評,其框架的建立是依據課程標準,確立知識與技能、過程與方法的兩維結構。但是由于課程標準過于抽象概括,而知識與技能、過程與方法中的相關內容應更具有可操作性,特別在命題層面尤為重要,這有助于試題設計,并能充分體現出不同的認知水平要求,因此是一個非常困難且技術含量非常高的工作。如果純粹依據課程標準編制試題,試題的測評目標及認知要求往往會根據命題教師的理解而呈現,具有一定的隨意性,容易造成整個測評的效度大打折扣。

        在國際大規模數學測評的目標分析框架制定過程中,存在一個普遍的步驟,即通過試題的編制,不斷對試題的認知要求及特征進行分解,獲得試題的具體能力要求和認知特點,以保證與框架相應內容及水平要求的一致,同時可以借此進一步細化框架中相應內容的界定或水平描述。這種動態的力求互相切合的過程,對測評框架的完善是十分重要的。對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來說,保證測評框架的可操作需要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實證過程。

        4.測量模型的使用是框架制定的必要手段

        在國際大規模數學測評框架的制定過程中,無論是內容領域,還是過程和表現期望方面,必須要考慮結果解釋和報告形成。這也隱含了框架中所體現的結構特征要在結果解釋或報告中得到真實的體現。這里需要使用定性的分析技術,也需要通過測量模型對測試所得數據進行擬合分析。這些在目前的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中正在引起重視。

        評價是基于證據的推斷,這個推斷是基于統計意義上的推斷。相關統計模型的綜合運用,是評價結果獲得科學、合理化解釋的必要保障。如IRT中的相關測量模型在國際大規模數學測評中被廣泛運用。該模型將試題的難度與學生能力的大小放在同一個刻度上,為試題與學生能力之間的關系在數量上建立了橋梁,為試題分析,更為框架的完善,提供了一個論證、完善的手段,將試題與學生能力建立聯系,為框架的制定建立了很好的控制機制。這在中國大規模數學測評中,特別是高利害性考試的評價中尚需進一步應用。在中國,相應技術的推廣及合理使用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

        97色伦在色在线播放,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三级片电影网站